广告位
文章正文
儿时的游戏
作者:高世麟    发布于:2018-07-30 10:13:08    文字:【】【】【
摘要:找乐子是人的天性,总是极尽所能在自己所处的时代物质条件下创造乐子。对孩子来说,没有生计的忧虑,若不是被逼着坐在课堂上,玩乐就是唯一的追求,也是所有创造的源头。
找乐子是人的天性,总是极尽所能在自己所处的时代物质条件下创造乐子。对孩子来说,没有生计的忧虑,若不是被逼着坐在课堂上,玩乐就是唯一的追求,也是所有创造的源头。

从我小时候的那些土游戏可以看出孩子的创造力真是惊人!随便几颗小石子都能玩出许多花样,乐个大半天,最普通的是捡石子游戏,我们本地话叫ka(平声)ji(去声),用心的孩子会捡来瓦砾,敲成大小均匀的圆饼形,把边沿磨光,做成一套长期使用,比较随便的就在路边捡些小石子就行,可多可少。这游戏可自已单独玩,最经常是二,三伙伴一起玩,通过“锺子剪刀布”或“称斤”来定次序。所谓“称斤”是个形象的说法,就是先手心朝上捧满石子,再往上甩,然后用手背接住石子,再反过来用手心接住,谁接得多谁就先玩。玩的花样从简单到复杂共有十来个级别,每个级别有个相应的名称,比如“过桥”、“过坎”、“进瓮”、“赶鸭进笼”……许多名称如今都忘了,大都与乡村的生活相关,在哪一级上失败了就轮给下一个玩伴,最先完成最后一关的就是赢家。

与石子有关的游戏还很多,另一个较常玩的是“踢框”。几个小朋友找块平地,用石子或粉笔在地上画几个框就能玩开,框大多是田字日字或皿字组合起来,按玩的级别先把石子扔到相应框里,不能出框及压线,再单脚或双脚往前跳,并回头捡回石子。跳跃和捡石子的花样很多,难度随着距离增大而增大,谁最先完成最后一关就胜。

“结灶子”是10岁前的孩子常玩的游戏,就是俗称的“过家家”吧。我以为“结灶子”这叫法在农村更形象,在一个灶上做饭吃的就是一家人,分家的标志就是分灶做饭。这游戏是最生活化的了。即使是如今的城市幼儿园也是最经典的保留游戏,和我们以前相比唯一的不同就是,现在装备都是现成的了,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蔬菜水果鱼肉蛋奶都有模型齐备。我们小时候玩这个什么都要自己做,找个泥块或砖头中间挖个穴边上挖个洞就是灶,或几块石头垒起来成灶,锅碗瓢盆就是一些小瓦片,或碗底的残片,最好用的是能捡到些瓶盖,或百雀灵万金油的金属盒。菜品当然是大家分头去采些野草野菜之类的,鱼肉是难得的,有幸能逮着一只蚯蚓或蚂蚱,那就是一道美味红烧肉或清蒸大龙虾了(那时候应该想不起这名——我们那山区没有海鲜)。除做饭菜外就是扮老公老婆拜堂结婚养孩子之类的,也有闹冤家、教训孩子之类的,但似乎都没有闹离婚的……

与结灶子配套的游戏还有“辗米”,那时候村里几乎没什么机器,只有一台辗米机,孩子们都觉得神奇得不得了。孩子们“辗米”很简单,就是把沙土从漏斗形的物件上漏下来,反复几次成为细土就是“米”了。

“蚂蚁搬家”这游戏我们当地叫“诱黄蚁”(或“请黄蚁”?),我也觉得这叫法更精妙,蚂蚁搬家只是因天气原因偶然被动看到,机会不多,而“诱蚂蚁”却是孩子主动的,随时都行,农村随便哪个墙旮旯都能看到独行的蚂蚁,只要兴起,就地拍只苍蝇或挖条蚯蚓或别的小虫,甚至饭后嘴边衣上沾的饭粒都行,径直凑到蚂蚁嘴边,或随便放哪,唱着歌等蚂蚁来:“黄蚊公,黄蚁婆,啄啄仔,请公婆,来得快,三碗拿,来得慢,齐齐毛(意思是‘什么都没有了’)……”蚂蚁先是一愣,小心用触角轻碰,继而大喜天上掉馅饼,迅速在“馅饼”四周来回绕几圈,发现“饼”实在太大,力不从心,只好慌忙回去叫援兵,不一会儿就来了一队人马,大大小小男女老少,带钳的不带钳,越来越多,把猎物团团围住,前拽后推忙乱一场,大多都把猎物拖进家,也有太大拖不动,长时间僵持,小孩不耐烦,一泡尿浇下去的,也有快到了洞口被哪个熊孩子乱鞭打得蚂蚁四散的,不一而足。这游戏现在在农村应该还有小孩玩,城里是很少见了,太讲卫生,也静不下来,手机取代了一切。

男孩间玩刀枪打战是常有的,象样的武器是用竹片或木片削的宝剑,官刀之类,简单的就是一根小竹杆或小木棍,这种玩起来危险性较大,特别是可能从假打玩到真翻脸,大人见了是要叫停的。

另一种枪战简直算是现在真人CS野战的鼻祖。枪具是用手指粗的竹管自制的,半尺来长,原理象注射针筒,管腔一头粗一头略细点,用山苍籽(一种树结的果实)作子弹,把子弹从粗口端放入,用一根推子往前猛推,原先在细管端的子弹受空气压力弹射“啪”地一声射出,同时有股呛人的气味。这枪还可做成连发的,在枪管垂直方向另安一个竹管与枪管相通作为“弹匣”,里面放一排子弹。这枪战似乎没什么规矩,大约是互相追着射来射去,也不知如何分胜负,大约是打退的一方算输,但常有拉锯战,与现代CS野战规则比起来就显老土了,但貌似更接近“实战”——战场上哪顾得上规矩?!

与折纸有关手工那时也很多,但这方面不如现在的花样多,不管材料还是工艺,现在的孩子们的手工作品都令人叹为观止。我们那时主要是折飞机,轮船,官帽,小狗,裤子,灯笼之类,还有用纸玩“东南西北”“官令打贼”。我读小学时有段时间玩烟盒纸折的牌,把大人用完的香烟盒拆开折成约三指宽,弯成槽形作为阴阳面。每种品牌的烟盒价格不同,便宜的烟标价就低,比如500,300之类,贵的烟就贵些,比如1000,1500之类。两方同时出牌,谁出的价多就先玩。先把牌叠起来往地上猛摔,牌倒扣在地的就算赢到,没有倒扣的有一次机会用手力的风把它扇到倒扣。孩子们想尽办法,趴地上用手掌拍的,站着用手掌抡的,拍到手掌发红发辣,抡到手臂酸痛也在所不辞。还有一种用书页纸折的四角牌的玩法大同小异,也是阴阳面论输赢,区别是四角牌是每人各一张牌在地上对打,谁把谁的打翻就赢到。这个游戏那时毁了不少书,不少孩子把家里的旧书都拿来撕了折牌,常有挨骂的。

扑克也是常玩的游戏,最初我们是买不起扑克的,就用小纸片来画,我就画过几次扑克,最难画的是那张“鬼”(即:王牌)。

自制玩具的较高境界是造比较高端的枪和车,小时侯有看见比我年长的学长用自行车链和橡皮筋、铁丝结合起来做的一种能发射点燃火柴的枪,十分神奇!我膜拜得不行。造车就更牛了,他们用不知哪里弄来的“滚珠”(就是金属轴承)当轮子,一般是后面二轮固定,前面一轮做成摆头,可以自由转向,他们拿着这车从镇政府中山堂前的水泥斜坡滑行下来,惬意得很!我那时就日夜梦想着也能弄到几个“滚珠”,哪怕一个也行——后面二轮就用木头的将就吧,可是一直弄不到,如今只要见着这轴承,我就想起小时候这梦想来。后来他们还“研发”出二轮的,车架高高的,可以象自行车那样坐在上面,还带刹车,简直逆天了!

更多的游戏是几乎不用什么道具的,象捉迷藏,掰手力,跳远,爬杆(树),占柱子,盲人摸瞎,老鹰捉小鸡之类。跳绳,跳皮筋,踢毽子,丢手绢,滚铁环的道具也极其简单。女生踢毽子的姿态是极具美感的,秀发、身段、表情、花样动作完美结合,一幅青春特写像。


我们那时的游戏道具几乎花不上什么钱,都是免费的,连电都不用,一个游戏从“生产”到“消费”都由小孩自已搞定,而现在哪怕是最简单的跳绳陀螺之类的也不需要自制了,所有的玩具前段都交给了工厂,小孩只是终端消费者,只顾玩就行了,也不用考虑它怎么做出来,更不用亲手去制作的。玩具游戏的设计者大多是成人了,难免从成人的角度去猜测孩童的喜好,可怕的是其间渗透着深深的商业思维,目的昭然,想方设法让孩子成瘾,一步一步地引导“消费”。开发能营利的电子游戏是当下国际和国内的朝阳产业,各种游戏在形式上绝对是高大上了,连跑道都是五彩缤纷,草皮也可以是假的,各机构都首先把面子做得亮亮的。这个行业形成的垃圾污染和健康损害是很少人关注的,虽然有各样的“标准”、“无害化处理”,但无害的结果已经伴随太多的有害过程。

玩具游戏成为一种产业的历史应该不长,70,80后一代算是这之间的交界地带,深刻感受了游戏玩具从自然传统向商业现代的演进。也如其它产业一样,如今儿童游戏与国际无缝对接,即使很小的乡村的留守儿童,在玩具方面与国际的区别都不大,一个手机几乎就可以把所有游戏囊括。曾经乐了多少代人的土生土长的游戏已渐行渐远了。

也许大伙觉得我怎么总是从经济和环保的角度去评判一个行业呢,总不能让历史倒退回去吧?---我想也未必能退回去,与时俱进也并无不妥,但绝对是到了要节制的时候了!        

             高世麟(2016.07)
浏览 (19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高世麟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当前位置
本月人气榜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 2009-2018 | www.mwe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mwenw88@163.com  
     技术支持/大畜 | QQ总群: 36129029  | 闽ICP备12002897号   闽公网安备 350403026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