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文章正文
“军中花木兰”吴尚慈
作者:胡遵远    发布于:2017-10-30 20:00:03    文字:【】【】【

                “军中花木兰”吴尚慈:饮弹自尽勇牺牲

  人们都知道,红一方面军曾经有过一支全部由“红小鬼”组成的特殊部队----“少共国际师”,它从1933年8月5日成立,到1935年2月10日撤编,虽然仅存一年半时间,却经受了残酷战争的考验,既为中国工农红军书写了辉煌篇章,也为党和人民军队培养锻造了一批栋梁之材。

  其实,在此之前,还是在鄂豫皖根据地时期,红四方面军就按照共产国际的要求,建立了“少共国际团”(川陕根据地建立后,在众多的少先队、儿童团等组织的基础上,川陕省委又成立了少共先锋独立师。红四方面军移师旺苍后,为了培养后备力量,发挥青少年在革命斗争中的作用,组织更多的力量冲破蒋介石的“川陕会剿”,又决定在少共先锋独立师的基础上,组建少共国际先锋师----作者注)。这是一支最年轻的部队,从团长到战士,平均年龄不超过18岁。别看这支部队官兵年纪小,可他(她)们打起仗来却十分勇敢。吴尚慈就是这支部队中的一名连指导员。她虽然才16岁,可不论是带兵打仗,还是做思想政治工作,都很出色。在第四次反国民党“围剿”的战斗中,她和连长率领全连坚守大旺山阵地,掩护中共鄂豫皖省委突围,从早晨打到傍晚,打退了敌人十多次冲锋,最终顺利完成掩护任务,可全连一百多名干部战士,大部分壮烈牺牲。吴尚慈也因腹部受伤、失血过多,昏迷时被敌人俘虏。

   (一)受伤被俘,拒绝敌军医治

  当时,少共国际团中有很多女兵。但她们装束都和男的一样,外表上分不出男女。吴尚慈被俘后,敌军卫生队给她包扎敷药时,才发现她是个女的。这时她已苏醒,看自己在床上睡着,周围都是敌人,知道自己已经被俘。当她发现自己的衣裤被敌人解开时,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拿出全身力气,一下子坐起来,抓住一把椅子使劲地向敌人砸去,并且大声骂道:“你们这些衣冠禽兽。要杀要剐随你们,何必这么下流无耻,你们没有姑娘姐妹吗?你们不是娘生娘养的?看姑奶奶不如回家去看你们老娘去!”

  敌军医生解释道:“姑娘,我们是医生,你腹部受伤,我们是奉长官命令给你医治的!”

  吴尚慈一边穿衣服,一边仍怒不可遏地说:“对你们的长官说,我不需要你们治疗,既然被你们俘虏了,我就准备牺牲,你们不要多费心事了!”

  大概是医生们向“长官”报告了情况,一会儿,来了两个女医生,对吴尚慈说:“我们长官刚知道你是个女的,叫我们来帮助医治。”

  吴尚慈依然以牺牲推辞,不愿治疗。

  两个女医生看吴尚慈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子,便说:“我们长官听说你是个女孩子,才叫我们来给你医治的。要是在战场上打仗阵亡了也就算了,你这么年轻,有伤不治是不明智的。再说我们奉长官之命,希望你能和我们配合!”

  吴尚慈看两个女医生并无敌意,便同意治疗,上敷料,包扎完毕,敌军的长官来了。两个女医生对吴尚慈说:“这是我们的旅长,很关心你的伤势!”

  吴尚慈闭目养神,不予理睬。

  敌旅长听说被俘的是个十多岁的女扮男装的红军战士,本来就感到十分新奇,要医生们认真医治。现在又看到吴尚慈细眉大眼,满脸秀气,虽然只有十多岁,却不失成熟女性的魅力,便产生了一种难以捉摸的情感,很关心地对吴尚慈说,“我也是个军人,在战场上,两军对垒,是谈不上什么人道的,现在你负伤了,我有责任给你医治,这和战场上你打死我、我打死你是两码事。我想你是应该懂得这个道理的。红军的俘虏政策我是知道的,国军对俘虏也并不是不讲人道的。”

  吴尚慈不愿意听敌旅长的唠叨,便转脸朝里,装着睡着了。但她听得十分清楚,敌旅长仍然在和医生谈论如何给她治伤。吴尚慈心想:任你什么主意,只要我伤好了,我一定设法回到红军队伍中去。

  (二)忍辱求生,用上缓兵之计

  在医治期间,敌旅长几乎每天都来看望两次,并招呼医生在生活上如何增加营养,如何恢复吴尚慈的体力。有时还找话和吴尚慈说,问她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住在什么地方,读过几年书等,但红军中的事,从来不问。而吴尚慈则始终抱定一个宗旨:敌人就是敌人,她除了说自己是红军战士外,其他的什么也不说。

  经过一个多月的医治,吴尚慈伤势好多了,不但能下床走动,早上还可以进行锻炼了。

  一天,敌旅长把她叫到办公室,经过一番唠叨之后,要她写个交待,只要说明在红军队伍中干什么事,今后好好在国军中干就行了。接着又拿一张加入三青团的志愿书,说填了志愿书,就留她在旅部担任少尉收发员。

  吴尚慈很明白:这是敌人要她背叛红军,便不大理睬地说:“我讲过了,我是个红军战士。我不会加入你们的三青团。如果让我做事,我就天天帮你们打扫卫生。”

  敌旅长仍表现十分宽厚地说:“好吧,不加入三青团就算了,你写个简单的自传该可以吧?你打扫卫生,也算是我们国军中的一份子呀,这个要求不苛刻吧?”

  吴尚慈想:不适当地作些让步,就不能迷惑敌人、逃出魔掌。便拿起纸笔,写了三句话:本人吴尚慈,16岁,红军战士。

  敌旅长接过吴尚慈写的三句话,虽不满意,可看她那俊秀的字体却很欣赏,夸奖道:“你字写得很漂亮,读过中学吗?”

  吴尚慈说:“在红军中练的,见笑了!”

  敌旅长见吴尚慈和自己答话,便有意和她拉家常似的问她什么时候入伍的,受过什么训练,愿在国军中干什么事等……。

  吴尚慈说:“我当三年红军了,除了行军打仗外,没受过什么正规训练,我说过了,我只想帮你们打扫卫生。”

  敌旅长见吴尚慈虽然很固执,但却表现出少女的可掬憨态。便叫来副官说:“小吴愿意帮办公室打扫卫生,你多照应些。”敌副官唯唯称是。

     (三)关键时刻,与敌同归于尽

  又过了一个多月,吴尚慈的伤势完全好了,天天都想回到红军怀抱里。但也明显地看得出:敌旅长叫那个对她“多照应些”的副官,每时每刻都在盯着她,她难有脱身的机会。

  一天晚上,敌旅长把吴尚慈叫到自己房里,先叫她帮自己的房间卫生打扫一下,又叫她整理  被褥。接着嬉皮笑脸地和吴尚慈开玩笑,说:“我这房间里,除了没有正宫娘娘,跟皇帝的卧室也差不多吧?”吴尚慈凭着她姑娘家的敏感,看得出敌旅长不怀好意。果然不出所料,一会儿,一个勤务兵提来一桶热水,拿了一个大澡盆,把水倒在盆里就走了。敌旅长关上房门,对吴尚慈说:“我几天没洗澡了,你帮我搓搓背吧!”他心想:凭我一个旅长的身份,使唤你这个黄毛丫头,还不是想怎么的就怎么的!他认为吴尚慈会受宠若惊的。

  吴尚慈明白了,这个平时假仁假义的旅长要耍流氓了!怎么办呢?冲出去?他这个一旅之长会有很多人来按照他的旨意强迫她该怎么做的。如果是那样,肯定是遗恨终生;不冲出去,怎么应付眼前情况呢?她瞟了一眼衣架上挂的手枪,经过短暂而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破釜沉舟。这时敌旅长已脱得一丝不挂地坐在澡盆里了。他一边洗,一边喊:“小吴,快来帮我搓搓背,我会对你有好处的,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少说也值个二、三百两黄金,我虽比你年龄大十来岁,可我还是个童男子。你只要乐意,今后这个房间就全是你的了!……”

  吴尚慈也顾不得什么害羞了,说:“好,你等我脱一件衣服,方便些。”说着,便假装往衣架上挂衣服,趁机迅速摘下衣架上的手枪,接着,“咔嚓”一声、子弹上膛,敌旅长感到情况不妙,一下子从澡盆里站起采,准备和吴尚慈拼搏,可吴尚慈的枪已经响了,“叭”的一声,敌旅长脑袋开花、一命呜乎。

  外面的敌人听到枪声,知道出了事。那个奉命“照应”吴尚慈的副官带着几个卫兵,破门而人,吴尚慈利用一个衣柜作掩护,弹无虚发,一连打倒了几个敌人。这时敌人越杀越多,吴尚慈手枪里也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她不愿再当敌人的俘虏,这颗子弹她留给了自己......饮弹自尽、英勇牺牲!
 

    (注:本文根据台运行先生作品改编而成)

浏览 (42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胡遵远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当前位置
本月人气榜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 2009-2018 | www.mwe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mwenw88@163.com  
     技术支持/大畜 | QQ总群: 36129029  | 闽ICP备12002897号   闽公网安备 350403026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