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文章正文
人类迁霄汉
作者:杨友树    发布于:2017-08-12 20:26:37    文字:【】【】【
摘要:同前

43,自栽苦果自家尝

 

A球南部武特科鲁的住宅里。

武特科鲁正揉着半裹的普珍珠鬼混。

完事后,普珍珠说:“今天晚上,你可要跟我爸一齐出动。哎,你把文特奇卡移到到哪儿啦?”

“怎么?你还对他恋恋不忘啊?”武特科鲁满脸酸溜溜的神色。

“瞧你没出息的东西。我什么都给了你,还吃什么醋呀!”普珍珠瞪了武特科鲁一眼说:“他碍你什么啦?一个成天讲良心的文弱书生能掀起什么大浪?快说!”

武特科鲁望一阵普珍珠,摇摇头说:“我都好多天没到地下室了。人家压根儿就没将你放在眼里,您还恋恋不忘他?”

“你可要保护好他。”普珍珠瞪起一双闪着绿光眼睛说:“将来我一旦掌握了大权,他那一口能说出三十种语言的人,可是我们手上的一个绝好工具,你懂吗?”

武特科鲁打鼻子里哼一声说:“留一个天天只会说人性、讲良心的迂腐,只会贻误我们的大事。”

“我可告诉你,你要敢伤害他——”普珍珠恶狠狠地说:“我会将你的脑袋给扭下来!”

“尽管放心吧我的宝贝。”武特科鲁无奈地笑着说:“他得到总指挥和志愿者的层层保护,我武特即使想陷害于他,也无从下手啊!”

正在此刻,普珍珠的宇宙通传来普克仁的声音:“珍珠,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出发!”

“马上就来!”普珍珠拉着武特科鲁来到普克仁指定的地点时,只见黑压压地站满了黑衣人。

普克仁朝武特科鲁及其朋党一挥手说:“你们领着自己的队伍,兵分千路,立即行动!”

正在此刻,玛玲特娃背着一个黑色背包窜到了普克仁面前。

普克仁惊奇地问:“你还再背炸药干什么?”

“这是迷魂药!”玛玲特娃粉红色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说:“我已经试过了,迷倒了一大批人,连同那伙学了仙法的志愿者也都让我给迷倒几百位。今天晚上,只要将这一批迷魂药往各条路上一撒,我敢保证,明天准有近百亿人会将A球球主的选票投到不是候选人的普小姐名下,让他们下不了台!”

普克仁用怀疑的目光盯着玛琳特娃问:“真有这等厉害?”

玛玲特娃冷冷一笑说:“不信您试试?”

“信信信!”普克仁拍着玛玲特娃的肩膀说:“若有这等好事,我普克仁和我的女儿将来一定重谢!”

普珍珠用鄙视的目光望了玛玲特娃一眼不语。

“马上行动!”普克仁一挥手轻声说:“各路都带上迷魂药,按照原定分工,一边投毒,一边安放炸药,一边撒放迷魂药!”

普克仁和武特科鲁领着近万位身着黑色宇宙服的人,分头背着大包小包飞向东部和南部的饮水池边、道路、住宅区和投票站。

正当出发的一刹那,普珍珠忽然发现父亲普克仁的额头上闪出两道红光。开头,她以为这是老天相助,必将事半功倍。正在暗喜之际,她突然发觉父亲普克仁的头顶似乎冒出了一对尖角。她正想上前细看时,普克仁却与武特科鲁展开宇宙服飞入了黑暗的高空。

 

A球南部一座特大饮用水池边。

普克仁指挥着武特科鲁举起锤子正在敲打水池盖子的大锁时,忽见一道强烈的七色光芒从铁锁里射了出来,照得他两眼发黑。紧接着顿觉脸发烧,头发疼。当他抬手拍打头部时,忽然觉得头上伸出一双弯角。开头,他以为这也许是一种幻觉,但仔细一摸,头顶上长出的仿佛一对野牛的弯角。

正在此刻,传来武特科鲁惊骇的声音:“啊!总理阁下,你头上怎么长出角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普普克仁抬头望着变成马面的武特科鲁一眼,不觉大为惊骇。他有些口吃地说:“你,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妖?”

武特科鲁不解地问:“总理阁下,我怎么啦?”

“你,你,你怎么变成了马面人身了呀!”普克仁倒退几步,连忙从水池边拾起一根木棍子惊喝:“你别过来!”

武特科鲁认真看了一眼普克仁,吃惊地大声叫嚷:“你是牛,牛,牛妖!”

普克仁操起木棍怒喝:“你,你说,你说什,什么?我,我是,是牛,牛妖?”

武特科鲁倒一步说:“你的头上,分,分,分明长,长出一,一对牛,牛,牛角!”

“胡说!”普克仁再摸一下额头上两柄弯弯的硬骨头时,方才确定自己的头脸确实变成了牛头。武特科鲁也确实变成了马面,虽然颈部以下仍然保持着人身。

正当他们惊骇万般时,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你们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天理难容!”

此刻,四周昏暗的灯光突然明亮了起来。普克仁与武特科鲁一干人互相对视一下,见到人人都变成了兽头人身的样子,无不惊骇万般。他们各自抱头掩面,惊叫声,哭泣声、哀叹声响成一片。

“这该怎么办啊?”周围的随从人员抱着哭喊:“这往后叫我们怎么见人啊!”

“嚷什么!”变成牛头的普克仁手持铁棍,张开一张牛嘴怒喝:“谁敢再哭叫,格杀勿论!”

“住手!”乐和率领一批志愿者突然从天而降。他一个箭步跨到变成了牛头、马面的普克仁和武特科鲁面前说:“普克仁,武特科鲁,你们在地球上干尽坏事,到了新家园依然不改劣性,天理难容啊!”他朝身边的志愿者命令:“将他们通通锁进飞龙车,待会儿与他们的同伙一道送进熔炉!”

普克仁和武特科鲁连忙跪地求饶:“神仙饶命,神仙饶命啊!”

“求,求神,神,神仙,饶,饶,饶了我啊!”变成了牛头人身、颤抖不已的普克仁连连磕头说:“还,还,还我,还我人形,千万不要把我们送进熔炉啊!”

“我是乐和!”乐和厉声道:“神仙也不会饶恕你们这伙丧尽天良的伙!”他朝身边克什率领的志愿者说:“先封住他们的口,免得惊扰民众。然后再将他们押到指挥部门前的广场,等总指挥统一发落!”

此刻,扎菲科、克琳娃、杨志雄、凌明、布什工、哈格律率领志愿者也先后将普克仁和武特科鲁手下的四十多万位部属押到指挥部门前广场。

“普克仁!”扎菲科厉声喝道:“你与萨拉木尹、武特科鲁在地球上杀人如麻,到了新家园依然行凶作恶,我扎大爷今天绝不轻饶!”

“啊!”普克仁惊叫一声,浑身哆嗦,连声求饶:“扎,扎大,大爷饶,饶命!您,您曾经救,救了我,我普,克,克仁,求,求您饶,饶了我吧。我普,普,克,克仁保,保证改过,改过自,自新……”

 

A球指挥总门前广场。

待到樱花美子·普克仁气喘嘘地赶到广场时,只见扎菲科和众多志愿者已将变成了兽头人身者紧紧捆绑着,正要装进飞龙车。

普珍珠抬头望着一群变成各类兽头人身的男女,吓得汗水淋淋,浑身哆嗦,欲哭无泪,欲语不能。她望着那群颤抖不停的兽头人身的男女,再看看玛玲特娃那张鼠脸人身的样子,愤怒地大吼:“你原来是只母老鼠!”

玛琳特娃回头瞪了普珠一眼,掏出一面镜子递给普珍珠后,打鼻孔哼一声,幸灾乐祸地笑道:“你普小姐自己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

普珍珠接过镜子一照,镜子里面竟是一头母狗。它正伸出长舌,呵哧呵哧一阵后,张开大口朝她狂吠。吓得她一下瘫倒在地。她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面那头的母狗竟是她普珍珠。此刻,她恨透了玛琳特娃,也许就是她的那面镜子,让她变成了母狗。想到这里,她一咕噜站了起来,怒不可遏地将那面镜子朝玛琳特娃狠狠摔去。

当那镜子离玛琳特娃还有大约二十公分时,却被站在玛琳特娃身边的扎菲科一手接住了。他朝变成狗头人身的普珍珠厉声喝道:“普珍珠,你该收敛了!”

 

樱花美子·普克仁她见到曾在地球救过她和普珍珠的扎菲科时,立即跪地求饶:“扎大爷,您饶了我夫君和我女儿吧!”

扎菲科连忙扶起樱花美子.普克仁说:“夫人,你夫君和您女儿罪孽深重,务必要让让他们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樱花美子·普克仁又跪地叩拜说:“扎大爷,您能留他们一命吗?”

“夫人放心。我们新家园的宗旨是‘逢妖移性休伤魄,遇怪修神勿毁身’,我们绝对不会置他们于死地。”扎菲科再次扶起樱花美子.普克仁说:“樱花美子夫人,你放心回去吧。三个月之后,我们会还你一个心地善良的全新普克仁和一位遵纪守规、依旧如花似玉的普珍珠。你和你的夫君、女儿到了新家园,务必要遵守新家园的法规,彻底改掉过去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陋习,和新家园的两百亿民众一样,遵守‘仁爱宽容,克己奉公;守法遵规,造福人类’的新家园的法规和不杀生的宗旨,依靠自己的勤劳过好日子,千万不求那些你们不可求之物,不为那些你们不该为之事。好了,你放心回去吧!”

劝慰了樱花美子后,扎菲科一抹宇宙通说:“杨志雄、布什工、凌明、哈格律听令,你们速将萨拉木尹及其同伙通通押送到指挥部,封住他们的功能,听候处治!”

 

B球西南端。

克莱夫金、熊大胆、鼠妙算、拉利娅和他们率领的近百万部属分别出现了。他们一个个脸上全都蒙着黑纱,一色的黑宇宙服。夜色里恰似一群鬼魅影子。

克莱夫金指指划划,黑衣蒙面人便跟着熊大胆、鼠妙算各奔东西南北。

 

林鲁贤暗中一抹宇宙通,声波传向四面八方。

埋伏于各地的志愿者立即瞪大眼睛,四下张望。

 

B球中部造福湖的饮水区。

已经变成了猩头人身模样的克莱夫金背着一包毒药与几位正向造福湖饮水区飞去。

化成鸿鹄的林特与稀拉娜耳语几句,便分别从天而降。林特从后面紧跟着克莱夫金。稀拉娜从克莱夫金的前面飞来,隐伏于水池旁边。

待到克莱夫金与他的部属降落至饮水区时,周边的灯光突然亮了,令他们大吃一惊。当他们互相抬头一看,见到站在他们面前都是一群兽头人身时,无不吓得魂飞魄散。有的昏倒在地,有的大呼小叫,有的掩面哭泣……

克莱夫金初见面前这群兽头人身者,也被吓得心跳不已,差些跌倒。但他毕竟是位见过世面的人,立即镇静下来,顺手抽出身边的一根铁棍,大声喝道:“你们这群妖魔打从哪来!”

“你才是妖魔啊!”一位胆大的者惊呼:“看,他是只大猩猩!”

“胡说!”变成黑猩猩的克莱夫金:“我是地球S国的总理!”

“分明是头黑猩猩,快跑啊!”

正当那群兽头人身者拔腿欲走时,林特与稀拉娜率领的志愿者忽然现身于他们的面前。

林特下令:“将这伙妖怪拿下!”

克莱夫金正待举起铁棍反抗时,却被稀拉娜挥手发出的一股强劲的定身法给镇得呆若木鸡。

 

A球东北部。

杨志雄、布什工、凌明、哈格律和志愿者押着变成兽头人身的萨拉木尹和他的同伙,登上飞龙车。

变成猪头人身的萨拉木尹颤颤惊惊地问:“你,你们真,真要把,把,把我,我们送,送,送进熔,熔,熔炉啊!”

“当然!”凌明拍拍猪头人身的萨拉木尹说:“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送你们去过熔炉,渡金汤,是让你们浴火重生,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不是要置你们于死地。”

 

B球南海。

身着紫色宇宙服的拉利娅,仿佛一只特大的蝙蝠,又似一头猢狸。她领着近千只小蝙蝠分别飞到南岳洲、南珊洲、南瑚洲的各个投票站上方。她睁大双眼,警惕地俯视着下方。见投票站四下无人,她便迅速降落,一边撒放所谓的迷魂药,一边将一个薄薄的黑皮包塞入一个投票箱底。正待她要返身时,忽然一道强烈的光芒照得她两眼发黑。随即从树上跳下赖思领着柯思娅、文特奇卡和一群志愿者将其轻轻往上一拎,咯咯笑地说:“拉利娅,我赖思在此等候多时了!”

拉利娅惊叫一声,浑身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赖思将她放入投票底的炸药取出来解开后,递到拉利娅面前说:“拉利娅,你和你的上司、下属也许还不知道吧?这炸药、毒药和所谓的迷魂药早就被我们销毁了。不信你自己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文特奇卡和柯思娅分别从拉利娅背部的背包和裹在腰间的黑包掏出几个纸包,解开后扔到她的面前。柯思娅问:“你自己认真看一看,是炸药?是毒药?是迷魂药?还是别的什么?”

拉利娅拿起一嗅,不禁惊叫:“啊——泥土粉末?你们这伙人也太狡猾了!”

“拉利娅,你说错了!你们妄图破坏竞选,毒害民众,这才该叫狡猾、阴险、毒辣!我们这么做,为的是保护新家园的民众,该叫灵敏、机智!”赖思从身边的挎包里取出一面镜子递给拉利娅笑道:“拉利娅,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货色。”

拉利娅接过镜子一照,原来镜子里面竟是一头浑身灰色的狐狸。她失魂落魄地“啊”一声,便昏倒地

上。

柯思娅回头望着文特奇卡问:“你的感觉如何?”

文特奇卡紧握双拳说:“这就是他们这些丧尽天良者的下场!应该严加惩处!否则,我们的新家园就不得安宁了。”

 

埋伏于B球西南部最大投票站边的志愿者,见到夜空中几只魅影般的人正在一路上撒放他们制作的所谓迷魂药时,也在聂中清、卡布经、朴谨曼的指挥下,先后将变成了各类兽头人身的熊大胆及其同伙一一拿住,没收了他们身上各类已被销毁、变成面粉的各类“炸药”、“毒药”和“迷魂药”。

“哎,那位鼠妙算呢?”

“在这儿呢!”忽见别友心和巴姑拎着装一只老鼠的铁笼交给聂中清说:“聂总司令,这位贼眉鼠眼的伙领着一大帮人,连夜鬼鬼祟祟地窜到我们东南角飞禽走兽园,说是要给飞禽走兽发放新型食物。结果被我们哪儿的机器人给逮住了。”

聂中清接过铁笼问:“还有其他的人呢?”

巴姑指着停在广场中间的飞龙车说:“都被锁在飞龙车里了。总共一千二百二十只,全都是老鼠。”

“干得好!”林鲁贤握着别友心和巴姑的手说:“你们可算立了一大功啊!”

此刻,林特、稀拉娜、赖思、克仁发、聂中清、卡布经、朴谨曼、朱为民、卡特娜、卡秋沙、卓卡娜率领的各路志愿者,也将捕捉的克莱夫金及其部属带到指挥部门前的广场了。

林鲁贤朝一群兽头人身者说:“地球上的萨非克尔丹那些虾蟹龟鳖比你克莱夫金和你部属厉害多了,到头来都被我们志愿者一一收服,改邪归正。如今正在等待时机,修复地球。你们这群跟着萨非克尔丹学了几招巫术,自以为从地球上带来了许多可以制造各类毒药、炸药和迷魂药的材料,和你们从地球百姓身上巧取豪夺来的金银珠宝,就可以窃据我们新家园的管理大权啊,太无知了!我们曾经在你们举办的所谓造势大会前后,多次设法警告你们,一定要守法遵规。没曾想,你们非但没有醒悟,反倒变本加厉,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企图置新家园的民众于死地,连同那些飞禽走兽也不放过,实在是天理难容!”

稀拉娜问道:“总指挥,该如何自治这伙人渣?”

“将他们通通锁上,暂时封住他们的功能,押上飞龙车,送到A球,交给我们的总顾问和神仙统一处治!”林鲁贤回头朝林特和稀拉娜说:“由林特和稀拉娜负责,率一百万志愿者,将这伙执迷不悟者押送到A球。如果他们胆敢反抗者,大法侍候,决不留情!”

林特和稀拉娜率一百万志愿者押走克莱夫金一伙人之后,林鲁贤立即部署力量对克莱夫金及其旧部的住所进行全面搜查,销毁各类有害于人类的所有原料,并将他们在地球上巧取豪夺来的民脂民膏一一登记造册,收归新家园公有。

 

A球指挥部。

萨尔夫听到林鲁贤的报告时高兴地说:“做得好啊鲁贤!这个经验,应在整个新家园推而广之,让我们的新家园成为一个处处充满‘仁爱宽容,克己奉公;守法遵规,造福人类’的和谐社会!”

扎菲科听了林鲁贤的经验后,立即组织志愿者对普克仁、萨拉木尹、武特科鲁及其部属的所有住所进行全面搜查。销毁其用以制造各类伤害人类的炸药、毒药的原材料,将他们从地球上非法搜刮来的大量金银珠宝收归新家园公有。

正在此刻,扎菲科的宇宙通传来文特奇卡声音:“扎大爷,我在A球住的地下室,有武特科鲁存放的几十大包物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请您派志愿者检查一番。该销毁的销毁,该归公的归公。如此一来,我方能安心。”

“谢谢您了文特先生。您所说的那些物件已经全部清点,该销毁的销毁,该归公的也归公了。您尽可放心。希望您在B球好好施展您的才华。我扎菲科和我的夫人克琳娃会找时间前去拜访您的。”扎菲科朝克琳娃说:“你和朱丽娅领一队志愿者,到普克仁的住宅和地下室再次检查一番,看看还有没有可疑物件。尔后再去安慰樱花美子,千万不能让她出什么意外!”

扎菲科的话刚落,萨尔夫的宇宙通忽然收到远在北极星的琳娜萨传来的特大消息,说是他们与太白金星爷共同提炼了两百二十亿粒新型金丹,而且全都拌入了咖啡。他们还专门为那三股邪恶势力者提炼了两千万粒特殊金丹。这些拌了新型金丹的咖啡和特殊金丹正在运回的途中,希望我们能够作好接应工作,尽快作好分发的准备。”

“呜哇——太好了!”

“总顾问,这可是天大喜事啊!”扎菲科说:“那我们得赶紧组织力量分发了。”

 “‘扎大爷’,你得着手召开一个远程视屏会,布置分发这批咖啡的事了。”萨尔夫说:“要给志愿者、原住民和各个区社村的临时负责人说明这批咖啡独具开阔胸襟,提高智力,美容护肤,永葆青春的特殊功效,让新家园的男女老少自觉饮用。”

“对,对,对,我立即召开一个视屏会,请志愿者各个军团正副总司令、大中小队长和各个区社村的临时负责人组织发放,尽快让大家尽快饮用,包括在学的未成年人在内。”

萨尔夫起身说:“我得去跟日帝、月娘和诸位神仙商量教化那批心术不正人的具体问题了。发放拌有新型金丹的咖啡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浏览 (456)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杨友树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当前位置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 2009-2018 | www.mwe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mwenw88@163.com  
     技术支持/大畜 | 《闽文学网》QQ总群: 36129029  | 闽ICP备12002897号   闽公网安备 350403026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