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文章正文
人类迁霄汉
作者:杨友树    发布于:2017-08-05 09:02:56    文字:【】【】【
摘要:同前

41,普克仁暴跳如雷

 

A球南部的一幢高层公寓。

安大鲸住宅的客厅。

安大鲸正与郎京、瑶品茶、聊天。

忽然,里屋响起一阵“嚯嚯”响声。

安大鲸诧异地说:“哎,什么声音?”

“快看看去。”郎京说:“好像是开水滚了。”

“我没在卧室里烧水呀!”安大鲸打开屋门一看,只见几条如同青鳄、白鲸似的怪物正冲他昂首吐舌,嚯嚯作响。他大喊一声“哇呀”,便整个儿横瘫于门槛里外,吓得昏死过去。

见到这个情景,郎京正想上前扶起安大鲸时,他手上的那枚钻戒也变成了一条青竹蛇,昂首吐舌,正朝他发出嚯嚯声响。还好郎京胆大,一挥右手,便将左手上的那条青蛇摔到地上,让他踩在足底后却变成一枚草戒。

“哇呀我的妈哟!”瑶惊呼一声瘫在沙发上,两眼发呆,口吐白沫。原来她项上那条从造势会上抢来的“纪念品”珍珠项一下子变成了一条银环蛇,正朝她的脸上发出‘嚯嚯’叫声。

郎京一伸右手,立即揪住瑶胸前正在昂首吐舌的银环蛇的脖子紧紧捏住,尔后用左手朝它当头一劈,那伙便垂下了头。他立即将那银环蛇摔到地上,用脚一踩,便回头将绕在瑶手上那只正散发出刺鼻臭气的钻戒摘下,扔到地上,也变成草戒和藤

此刻,安大鲸渐渐苏醒过来了。他大声呼叫:“郎京兄,快救我!”

郎京顺手操起一根竹棍,冲进屋去,将那几条昂首吐舌的青鳄、白鲸敲打一阵。令他咋舌的是,那几条青鳄、白鲸却突然变成了几堆如同莓烂了的山藤一般的子,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臭味。

 

A球南部武特科鲁与他原来的部属在清点票箱时,发现只有二十多个票箱有票,总数不到五十万张,其余的票箱居然没有一张票。

“这是怎么回事?”武特科鲁扯开大嗓门高喊:“大家都将所有的票箱重新检查一番,看看里面还有没有票!”

各处相继传来:“没有!”

“我这里发现两张空票。”

玛玲特娃惊讶地说:“我这个票箱只有三十二张,全是空票!”

武特科鲁如同一头发了癫的疯犬狂喊:“这帮没良心的东西,只会抢‘纪念品’!”

忽然传来一阵骇人的声音:“哇嗄!”

“瞎嚷什么!”武特科鲁朝叫喊声的方向喝问:“出了什么事?”

“金币、银币都发臭啦!”

听到这声音,武特科鲁忽然想起,造势会上他也乘机抓了二十几块金币藏在上衣袋里。他虽然也觉得周边有股臭味,却又不知从何而来。他顺手从上衣口袋摸出五个“金币”一看,也吓了一跳。那是什么“金币”啊分明是一团团发臭的泥土!

“什么‘金币’、‘银币’,全都是一团团溴不可闻的泥土!”武特科鲁朝玛玲特娃嚷道:“你到底涂了什么药,明明是金币、银元,怎么全都变成了一团团泥土,而且臭不可闻?”

“这,这,这怎么能怪我?”玛玲特娃急得脸红耳赤。就在此刻,她戴在项上的那条金项突然变成一条青竹蛇,正伸出鲜红的舌头直向她的脖子和脸上晃来晃去,吓得她昏死过去。

武特科鲁见状也惊骇万般。但他毕竟是行伍出身,迅速操起一根竹杆,朝那条晃来晃去的青竹蛇的脖子一劈,它便垂下头去。他走近一看,那是什么青竹蛇,分明是一根青藤呀!

“这是怎么回事?”武特科鲁从玛玲特娃脖子上扯下那条青藤怒喝:“都怪你什么迷魂药,没迷倒人家,却先将自己的胆给吓破了!”

玛玲特娃脸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B球西南端。

参加了克莱夫金造势大会的追随者,见到克莱夫金及其部属分发给他们“纪念品”变成了草戒、藤和土块时,无不大呼上当。纷纷带上“纪念品”,展开宇宙服奔向克莱夫金、熊大胆、鼠妙算的住宅区。

一位男子将一个黑包抛各克莱夫金别墅后,愤怒地说:“这伙人太可恶了,居然敢拿喷金、喷银的草藤和泥土来骗我们!”

“更可恶的是,这些所谓‘纪念品’不仅是泥土、草藤,而且还有一投臭味,太可恶了!”一女子将一个布包扔到熊大胆的屋边后说:“这帮傢伙真不是东西,骗得我还为他投了联署票!”

“我们要向志愿者指挥部告他去。”

“算了吧妹子。”一位男子悔恨地说:“谁让我们参加他们的造势大会,还接受了的‘纪念品’啊?”

一位个儿高大的女子将一包东西扔进鼠妙算的别墅后说:“也怪我们自己贪心啊!”

“是啊!我们往后一定要靠自己的劳动所得过日子,千万不能再去贪这些小便宜了。”一位瘦高个儿的女子说:“晨莺小姐,稻旺大叔、麦兴大叔早就跟我们说了,到了新家园,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好办西部米粮仓,还怕买不起金戒?连钻戒也买得起!”

“大家记住,竞选投票时,千万不能再上他们的当了!”

克莱夫金、熊大胆、鼠妙算、拉利娅见到愤怒的人们,纷纷将那些“纪念品”抛回到那群邪恶人的房前屋后,有的变成长蛇、短蝎,在花园里爬来爬去,有的散发出令人难闻的臭味时,吓得他们龟缩到屋里,不敢出门。

躲到楼上的克莱夫金用颤抖的手,抹一下宇宙通问:“熊大胆,鼠妙算,拉利娅,你们赶快想想办法呀!那么多蛇蝎在房前屋后爬来爬去,又臭不可闻。吓死人了!呜哇嘎——已经爬进客厅来了啊!”

熊大胆的声音:“总理阁下,我这里也一样呀!”

“你赶快召集人马清理!”

“好的!”

 

A球普克仁别墅的四层楼上。

身着睡袍的普珍珠心情好不舒爽。她正在她的琴房里,一边弹奏钢琴,一边哼着曲子:“哎,谁能知端详,此刻我的心呀何等舒爽!再过二十天,你们便要将我前呼后拥。我向东方便向东方,我去南方便去南方。谁胆敢擅自改变方向,我普珍珠准会让你人头落地,家破人亡!”

 

A球指挥部的监控室。乐和正在监听,扎菲科正在沏茶。

忽然传来了普珍珠哼的歌曲。

“哟,‘扎大爷’,这个普珍珠比她父亲的心肠还更为恶毒啊!”乐和一敲桌子说:“还好我们早有防备,要真让她的诡计得逞者,那还了得。她要让不听众她指挥的人,人头落地,家破人亡啊!”

“足见鲁贤老弟和我们总顾问高明啊!”扎菲科说:“不给那帮伙一些脸色看看,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扎菲科将一杯刚沏好的香茶递到乐和面前说:“乐和,你先喝杯茶提提神,一定要时刻保持AB两球视屏连线的畅通,时刻监视那三股邪恶势力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他们的罪恶行劲,立即采取果断措施,给他们应有的惩罚!”

乐和喝了一口茶说:“‘扎大爷’,在地球上,我们可以让萨非克尔丹那伙变成了‘人’的虾蟹龟鳖现出原形。到这新家园,我们也应该让浑身沾满邪气的人变成牛头马面,或者虾蟹龟鳖……”

“尔后让他们渡金汤,过熔炉。”扎菲科说:“等到他们的心魔完全清除之后,再还给他们人形。”

 

一边弹奏钢琴,一边哼着歌曲的普珍珠,忽然觉察自己脖子上戴的‘纪念品’珍珠项不停地挪动,不仅嗅出一股难闻的臭味,而且不时发出“嚯嚯”的声音。她低头一看,原来戴在自己项上的珍珠项仅是一条银环蛇。吓得她脸色突变,尖声喊叫:“哎呀我的妈呀,老蛇,老蛇,赶快救我呀!”

正在楼下客厅品尝咖啡的普克仁和他的妻子听到女儿的喊叫声,吓得差点尿裤子。他们迅速直奔四楼,见到普珍珠正被一条银环蛇绕住脖子时,樱花美子·普克仁吓得几乎瘫倒。

行伍出身的普克仁原本胆大,加上他曾在萨非克尔丹设的地牢里呆过多年,既遭过虾蟹龟鳖的袭击,也经历过各种蛇类的威胁,都被他躲避过,制服过。眼前这样一条小小的银环蛇,虽然形神可怖,但他普克仁根本没将它放在眼里。当他伸出手指正欲钳住那蛇脖时,没料及那银环蛇突然张开大口,将他的整个手紧紧咬住,疼得他杀猪般吼叫。

正在此刻,武特科鲁来了。他见状立即抽出身边的铁钳,制服了那条银环蛇。可当他将其扔出窗外时,却见那银环蛇喷一股白色烟雾,留下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弥漫于整个琴房,呛得他们咳嗽不止。

“这是怎么回事?”普克仁一看刚才被银环蛇咬得锥心疼痛的手,此刻却无任何痛感,也无任何伤痕,只有那股奇臭依旧留在他的手上。他将手伸到鼻尖一嗅,突然大喊:“这是什么鬼东西,如此之臭?”

“肯定是那伙志愿者搞的鬼。”惊魂若定的普珍珠一拍钢琴怒吼:“有朝一日,我普珍珠当上园主,一定要将他们通通给宰了!”

“你给我住口!那伙志愿者是那么好惹的吗?地球霸主和它的部属够厉害了吧,最后还不是都让他们给收拾得服服帖帖。”普克仁瞪起一双三角眼怒喝:“对于那伙人,都给我小心点。要从长计议,各个击破,分别收拾。目前千万不可与他们正面冲突。否则,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正在此刻,普克仁的宇宙通忽然传来玛琳特娃的报告。

“什么?仅有四十九万张联署票?”普克仁暴跳如雷。他边下楼边骂粗话:“你个王八糕子,再给我清点,不得漏掉任何一个票箱!”

“普先生,不必再清点了。”武特科鲁叹了口气说:“我已经清点了五回,只有四十九万一百一十四张联署票,中间还有不少我们自己人重复投了十多回的联署票,我一个人就连投了二十五票。”

听到武特科鲁的话,普克仁一下瘫在沙发上,一张老脸由青变白,由白变黑,直冒冷汗。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为了能够争得新家园管理层的大权,从大搬迁到现在,整整两年了,他没有一天睡过一个安稳觉。费尽了多少心机啊!还不惜花费了从地球巧取豪夺来的千余斤金银珠宝,顾佣了十多万能工巧匠,制作三十多亿件“纪念品”,好不容易筹办了一场规模如此盛大的造势晚会。到头来竟换取四十九万多张的联署票。他不甘心啊!

普克仁从茶棹上抽出一支雪茄叼在嘴里,武特科鲁立即掏出打火机为他点上。他深深吸了一口,一边喷出浓烟,一边像只困兽,大步流星地往返于宽敞的厅堂。他朝武特科鲁怒喝:“走,再给我调动一批你的部属,继续重复投票!”

“好好,我马上就去。”武特科鲁没敢怠慢,立即离开。

樱花美子·普克仁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到茶矶上说:“我说夫君啊,你就别生气了。我们的珍珠选不上就算了呗,生什么气的?”

“这些人全都是他妈的白眼狼!”普克仁将半支雪茄往地上狠狠一扔,气呼呼地说:“想当初,我在地球当总理那阵子,那些王八糕子整天像苍蝇一样,在我身边飞来绕去,一口一个‘誓死忠诚于您’。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如今,居然不到五十万人为我的珍珠联署。这些人全是他妈的白眼狼!”

樱花美子·普克仁拾起雪茄烟蒂扔进垃圾桶后,扶着普克仁坐到沙发上,安慰地说:“别气坏了身子我的夫君。咳,那园主、球主有什么好当的,既没有比普通人多些什么收入,又没有什么特权,我们的珍珠不当也罢,你、我倒更清闲,生什么气呀!”

“能不生气吗?想当初我普克仁当总理那会儿何等威风,可今天竟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普克仁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点燃一支雪茄。他猛吸几口,恶狠狠地说:“哼!你们不让我珍珠当园主、球主,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我的夫君,你可千万不能干出什么傻事啊!”樱花美子·普克仁边哭边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和珍珠怎么活呀!”

“去去去,我还没死呢,你就哭丧!”普克仁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朝樱花美子·普克仁身上狠狠一泼,便独自进入地下室,“嘭”的一声将铁门关紧,上了暗锁后,便一抹宇宙通与远在北方的萨拉木尹通话:“萨总理吗?您那边造势大会的效果如何?”

萨拉木尹的声音:“名是报啦,可为我联署的人还不到六十万啊,彻底没戏啦!普总理,您宝贝女儿的境况如何?”

“咳,别提了,比您还惨,到现在只有四十九多万张联署票,连参选村长的资格都不够。”

萨拉木尹的声音:“我说普总理,他们不让我们参选,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好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我们带来的烈性材料全都给我制成炸药、毒弹抛出去,把他们的新家园,炸他个稀巴烂!”

“好啊萨总理,我们想到一块啦!”普克仁迫不及待地说:“我这里已经造出了一万余包烈性炸药。我们立即行动!”

“不能那么着急呀普总理。”萨拉木尹的声音:“现在距离大选还有二十天,您这么一炸,不就自投罗网啦?”

“那好,到时候我们约个时间,同时行动!”正当普克仁与萨拉木尹通完话时,忽然地下室下面的地窖响起一阵煞煞煞的声音。普克仁紧张地抽出身边的短刀,躲到一边喝道:“谁?”

玛玲特娃幽灵般从地洞下的天门突然冒了出来。“是我,紧张什么呀!”

“咳!”吓得浑身颤抖的普克仁松了一口气,将短刀往桌面上一扔说:“你怎么也不先通个气的。”

“看你紧张的。”玛玲特娃一手按在普克仁的肩上,一手卸下肩上的背包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普在仁伸手欲解开她的背包问:“什么东西?”

“别碰这是一种剧毒药物!”玛玲特娃压低声音说:“只要用这里面的一小包放到水池里,就能置数十万人于死地!”

普克仁紧张地问:“这也太狠了吧!”

“这叫无毒不丈夫!你懂吗?”玛玲特娃把毒药往地上一放,便一手揉住普克仁的脖子说:“我的宝贝,先让我玩一阵,解解馋,再商量如何行动行吗?我的宝贝!”

“我正好憋着一肚气,也想放松一下。”普克仁一把将她抱进怀里说:“好,快点来,我管保让你丢魂失魄!”

“瞧你,比我还急。”玛玲特娃一边从裤袋里掏出一瓶酒往桌上一放,一边到小冰里拿出两个杯子说:“来,先喝几口酒助助兴!”

 

A球指挥部。

萨尔夫与扎菲科、克琳娃、鸠机夫、朱丽娅、雪莲、星辰、雪珑、星辉、杨志雄、凌明、布什工和哈格律正在商量如何对付普克仁和萨拉木尹一伙人可能进行的罪恶活动。

“总顾问,‘扎大爷’, 根据圭思新和贵香报告,他们这几天领着一队飞禽走兽鱼到北部演出时,发现萨拉木尹和他的部属制作不少炸药。”杨志雄说:“刚才,贵香还向我和布什工老弟报告,说他们要在竞选投票前投毒、安放定时炸药。”

“这个情报与我们掌握的完全相符。”扎菲科喝了口茶说:“这几天,我跟乐和、克什、凌明、哈格律几位轮番值班,时刻监听到普克仁与萨拉木尹、克莱夫金的通话内容。普克仁、普珍珠、玛玲特娃、萨拉木尹和B球的克莱夫金、熊大胆、鼠妙算、拉利娅一伙人,都在他们的地下室包装炸药、毒药和迷魂药。这三股邪恶势力活动频繁,用心险恶。”他用征求的目光望着萨尔夫说: “总顾问,我看我们必须行动了。”

布什工一抹多功能手表呈给众人说:“你们看,萨拉木尹的频繁活动。诺,大家看,现在他正与他的旧部分别包装炸药和毒药呢!”

凌明说:“我这几天在监控室里值班时,还听到B球的克莱夫金和他的原部属熊大胆、拉利娅、鼠妙算一伙人,正在酝酿投毒于水池,埋设炸药于各个投票站的计划。我和B球总指挥林鲁贤和副总指挥赖思分头通了话。他们也都掌握了这些情报。B球打算运用变幻法,将那伙人制作的各类药物变幻成只有药物气味,而无药物功能的物质,同时还输入大法,让使用这些药物的人,自己逐渐变形,有的变成牛头、马面,有的变成鼠脸、犬头,有的变成兔头、猴颜。我想,我们A球也可以仿效这些办法,惩治他们。总顾问您说呢?”

萨尔夫朝哈格律问:“哈格律,说说你的想法?”

“我完全赞同鲁贤和赖他们的做法。”哈格律做了个擒拿的手势说:“尔后逮他个现场,让他们心服口服。”

萨尔夫望着雪莲说:“雪莲球主有什么设想?”

“大家所想,我完全赞成。但我们应该先引蛇出洞。”雪莲思索一阵说:“现在选票也已经分发到各位选民的手里了。我们应该先派出一批志愿者化装成普克仁、萨拉木尹和克莱夫金的部属,以AB两球指挥部的名义,给他们放一股风,说是新家园的竞选提前于这个月的十日举行,先将他们给引出来,尔后一网打尽!”

萨尔夫用欣赏的口吻说:“雪莲球主的策略完全可行。我们应该先将他们引出来,收拾干净后,再让大家都饮用拌有新型金丹的咖啡,彻底消除民众心中各种各样的私心杂念之后,再举行竞选也不迟。如此一来,既可清理障碍,也可让新家园的选民有个比较充分的酝酿时间。”

雪珑微微一笑地说:“总顾问,我也有一个想法,在处置这群邪恶势力过程中,应该秘密进行,尽量不要惊动新家园的民众,尤其不可惊吓新居民,以免影响他们的情绪。另外,那些贪心者领取了所谓的‘纪念品’,也大多感悟到自己的过错。我想应该本着仁爱宽容的态度,帮助他们充分认识,在我们新家园只有依靠自己辛勤劳动,才能过上好日子的道理之后,尽快解除他们的困境。您说呢?”

“雪莲球主,雪珑副球主和总顾问的办法都很好。”扎菲科一拍大腿说:“凌明、哈格律听令,你二位各领五百万志愿者,有的以志愿者的身份,好好疏导少数贪欲者。在他们明白了在我们新家园为人处世的道理之后,解除他们的困境;有的化装成普克仁和萨拉木尹的部下,将竞选提前于这个月十日进行的消息悄悄传给他们身边的随员;有的作为巡逻人员到他们经常活动的地方故作警戒,放出提前竞选的风声。”

“好!”哈格律和凌明应声而动。

扎菲科说:“总顾问,我们的这个办法也要告诉B球鲁贤老弟和赖思。”

萨尔夫呵呵笑地说:“你放心,我刚才已经给他们通了电话。鲁贤和赖思除了派人放出竞选提前的风声之外,B球也着手部署防备那伙人最后挣扎的人力和措施了。连同所有的道路、饮用水池、投票地点,都已经部布控了。”

“鲁贤老弟的动作真够快呀!”扎菲科问:“哎,总顾问,那这伙人变了形态、被擒之后,该如何处治他们啊?”

萨尔夫说:“三个月前,我的老伴萨琳娜和朱为民、卡特娜、萨增光、鲁军洋已经领着三千万药物学家和志愿者,跟着太白金星诸位神仙到北极提炼新型金丹和特殊金丹去了。前天我老伴给我来了个电话,说是他们已经在太白金星指导下,提炼出了两百多亿粒新型金丹。过一两天,他们就会将这批新提炼的金丹拌以咖啡后,分发给从地球搬迁来新居民饮用。”他呷了口茶说:“如果原住民想饮用者也可以。因为这种拌了新型的咖啡,既具消除人类的私心杂念,宽阔人们的心胸,纯净人们的心灵的作用,让我们新家园‘仁爱宽容,克己奉公;守法遵规,造福人类’的法规和不杀生的宗旨更为容易深入人心。同时这类咖啡还具有强身健体,美容护肤,永葆青春,提高智力的功效。另外还提炼了两亿粒特种金丹,主要是让那伙心灵邪恶的人服用。让他们能够完全消除心灵深处的邪念,然后再让他们去渡金汤,过熔炉,将他们改造成为我们新家园的正常人。待到他们回到各自的区社与他们的家人团聚,参与竞选投票。”

“这太好啦!”众人高兴地鼓起掌来。

雪莲高兴地说:“总顾问,这种咖啡不仅新居民要饮用,原住民也应该饮用。强身健体,美容护肤,永葆青春,提高智力,谁都想啊!如此既显平等,也可解除新居民的心理障碍——两全其美!”

“还是雪莲球主思路缜密。这种咖啡一运回来,就全面发放。”萨尔夫听到雪莲的话,很是高兴。他回头朝扎菲科说:“‘扎大爷’,对付普克仁、萨拉木尹那两股邪恶势力,我们的宗旨依旧是‘逢妖移性休伤魄,遇怪修心勿毁身’。

浏览 (422)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杨友树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当前位置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 2009-2018 | www.mwe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mwenw88@163.com  
     技术支持/大畜 | 《闽文学网》QQ总群: 36129029  | 闽ICP备12002897号   闽公网安备 350403026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