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文章正文
评《福建文学》(2017.1)
作者:豕牙    发布于:2017-03-24 15:51:46    文字:【】【】【

综览本期,有几篇小说颇值一读。方淳的《去往郎木寺》,讲述一位癌症患者为自己买墓地,原来墓地具有房地产业的特征,非底层者所能承担,给人“死不起”之感。这位患者也觉得死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决定以藏民的“天葬”方式代替传统的墓葬,从而选择了临终旅行,去往郎木寺。小说的两条线索穿插进行,没有太大的情节起伏,娓娓而谈,哀而不伤,有着对人生及“死亡”的思考,引人反思现实。晓苏的《两次来客》以家里两次来客为主线,刻画金斗的形象。金斗勤劳节俭,盖起了三层楼,生活达到小康,在村子受人称赞,但家里第一次来远客,却处处受客人的打压,感觉脸面无存,金斗的心情十分低落,犯上怕来客人的毛病。第二次来的客人正处于人生的低落期,对金斗的生活无不羡慕,金斗的心情也由之变好。金斗比上不足的懊丧,比下有余的得意,体现了国民的某种性格,具有典型性。李师江的《表弟的头颅》以小孩的视角、愚昧乡妇的形象,营造魔幻的氛围,对题材处理较为得当。


在诗歌方面,几位诗人都出手不凡。舒丹丹的诗写得温文尔雅,在感悟中表现出自然亲切的一面,给人印象深刻。如《信任》,“不远处一棵杜英,冬天里依然繁密/一只灰雀儿像是一片叶子/长在了它的身体里/它们和斑驳的树荫构成一种信任”;《枇杷熟了》,“我要站在树下,和它说话/或者用安静的目光喂养它”。麦芒的《床》,床是摇篮,是温柔之乡,也是“带着孤独的使命”,用来停尸。诗人以“床”的用途写尽一生,具有浓缩性。玄武的诗,以诗作思考,诗中的主体形象鲜明,如《载酒行》:“抛下我爱的人们,不管不顾,/我爱的人,也很快把我遗忘。”《明月行》:“我永远与自己兵戎相见,肉帛相对,/像明月永远孤寂。”梁兄的诗,谙熟技巧,展示了诗歌语言的魅力,如《在乡下的一个夜晚》,“我就这么坚定地坐着/黑暗中,像一颗离群的果实/和月光抱在一起”,感受敏锐,而表现形象,值得品味。 陈俊杰的诗,有青春的气息,自然不造作,清新而有想象力。如《半岛》,“稍大一点的贝壳/可用于收录船笛,潮音/喝完的啤酒瓶/我用它们来寄信”,读这样的诗,不禁想到顾城。


另外,这一期的“文艺探索”栏目,由陈希我、何同彬、南宋三人对“作家研修热”现象发表了不同见解,虽无直接交锋,但言不虚发,能让读者更深入思考“作家研修”这一现实。




浏览 (33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豕牙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当前位置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 2009-2017 | www.mwe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mwenw88@163.com  
     技术支持/大畜 | 《闽文学网》QQ总群: 36129029  | 闽ICP备12002897号